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9|回复: 1

日本老兵三谷翔离世 曾目睹南京大屠杀并赴华忏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15: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谷翔多次勇敢站出来向公众讲述历史真相。




2014年,国家公祭·南京1213新华报业全媒体行动“日本寻证”记者曾采访三谷翔。



三谷翔曾来南京忏悔。

9月9日凌晨2点,98岁的日本老兵三谷翔在日本家中去世。扬子晚报记者9月11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知这一消息。

三谷翔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加害者,又是真相的揭露者。10年前,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70周年时,他来到南京,向南京人民忏悔、谢罪。在2014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到来前夕,扬子晚报记者曾远赴日本,在其家中采访了这位日本老兵。他说,自己作为侵华日军的一名士兵,对日军的暴行感到耻辱!面对安倍政府罔顾历史,“真想找上他干一架。”

他曾亲眼目睹

南京大屠杀惨案


三谷翔1919年出生。他曾在录制纪录片《1937南京记忆》时称,自己少年时,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根深蒂固。17岁那年,他作为志愿兵加入日本海军。

1937年12月12日,南京保卫战最为激烈之际,18岁的三谷翔随日军军舰“海风”号侵入南京外围。当时,他是“海风”号上的信号兵,负责传递开炮等命令。

2014年10月,三谷翔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曾回忆:“12月13日是南京被攻陷的日子。当时连我所在的‘海风’号一起,共4艘舰艇,一起进攻南京中山码头。我们在‘海风’号舰艇上,朝中山码头行进时,就看到上游漂过来4个小竹筏,上面全是尸体,当时以为小竹筏古怪,里面是不是藏有中国士兵?我们就用手枪对着小竹筏胡乱射击,持续了十几分钟后,发现什么反应也没有。”

三谷翔想,长江上怎么会漂来全都是尸体的竹筏,肯定是日本军队干的。到1937年12月16日晚,他们接到上岸命令。到达挹江门,他环顾四周,看到附近小公园的空地上,有成堆的尸体。“尸体高度能达两米,每堆有五六十具尸体,仔细看,不是中国军人,有老人有女人甚至小孩,也有壮年,当时看后我觉得非常吃惊,没想到是这个景象。”三谷翔向扬子晚报记者控诉说。

作为见证者,三谷翔还目睹了日军屠杀中国军民。他曾跟扬子晚报记者说,1937年12月18日上午,他在距离中山码头约500米的日本舰艇上站岗,忽然听到了机关枪的声音。他看到在中山码头岸边,中国人被机关枪对着扫射。“中间夹杂着机关枪的声音、中国人的惨叫声,一个个中国人倒下,声音非常大。”他还用望远镜仔细看,“看到很多中国人在岸边被机关枪扫射,当时难以置信,像看电影慢镜头一样。这样的事情不仅是18日一天发生,到了19日、20日也同样有。我值班时看到,中国人被用卡车运来,在中山码头的岸边,被日军用机关枪杀死。”

他是真相的揭露者

勇敢站出来向日本公众讲述历史真相


尽管目睹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可三谷翔得到部队严令,不得将在南京看到的事情讲给任何人听。此后几十年,即使回国,他都没把在南京的见闻说出来。

但回到老家的三谷翔很快认识到战争的灾难,他认为自己也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受害者,“因为战争,我没完成学业,老家爱媛县也遭到轰炸,失去家园,我开始厌恶战争。”

三谷翔曾在日本“巡务所”协助维持治安,也曾到京都做过苦力。他打过短工、卖过米、杀过牛,颠沛流离的生活苦不堪言。最终,他在大阪一家医院找到工作,才算安定下来,直到退休。

1997年,三谷翔在报纸上看到日本友人松冈环女士发起的征集侵华老兵证言热线,毅然站了出来,作为证人参加多次集会,向日本公众讲述这段历史。
“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简直是睁眼说瞎话!”三谷翔认为,为天皇效命的军人变成了魔鬼,屠杀俘虏和老百姓,强奸妇女,太无耻。是军国主义教育把他和同龄人送上战场。日本必须承认历史,真正反省,才能获得谅解,才有永久和平。

10年前曾亲自来到南京忏悔

“不讲出日本军队的暴行,不向南京人民忏悔,我一生不安!”2007年12月,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70周年,时年88岁的三谷翔在家人陪伴下重返南京。出发前亲戚们都反对,怕惹麻烦,但他态度坚决,一定要去道歉,说一生就这一次机会了。

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士兵战后绝大多数选择沉默,对此三谷翔说:“我不理解,那些老兵为什么能沉默下去?”

近些年,日本右翼势力不时否认侵略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安倍政权图谋修改和平宪法,用内阁解释的花招解禁集体自卫权。三谷翔极为愤怒:“安倍太不像话了,我真想去找他干一架。”

他认为,如果日本政府不彻底反省侵略历史,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史实,不真诚道歉,就不可能得到中国等国家的谅解。“所以必须集结反战的力量,阻止军国主义的复活。”

2014年,三谷翔生了一场大病。当年10月,他身体稍有好转,得知扬子晚报记者专程从南京赶来采访,对友人松冈环女士说,愿意接受采访,身体撑得住。他真诚地表示:“我的力量微薄,但我想活到100岁,跟这股掩盖历史真相的势力斗下去。”

三谷翔生命最后仍在诉说南京大屠杀真相

日本友人松冈环曾在三周前的8月17日前往医院看望三谷翔。当时,三谷翔因突然高烧而被送到医院好几天了。根据复诊医院的诊断,他腹部的癌症已经扩散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自己也知道有生之日不多了。

松冈环赶往医院,躺在床上的三谷翔非常虚弱,但记忆力依旧清晰。“‘我看到了堆积成山的死尸,太悲惨了’,他双手捂脸,边说边哭。为了把在南京看到的一切最后留存下来,他诉说了有1个半小时的时间。”

数日之后,已经不希望做无谓治疗的三谷翔回到家中。要到南京参加一场学术会议的松冈环和他约定,一周后从南京回去,一定再去看他。

8月31日,松冈环再次前往三谷翔家拜访。当时的三谷翔已经有些言语不清了,但还是断断续续地说:“我之所以开始想说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情,就是因为石原慎太郎(日本右翼保守政治家)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论。”

三谷翔还向年幼的曾孙回忆起了儿时的故乡。那时的三谷翔,已经两周没有吃任何东西,渴了就用汤勺挖一勺碎冰含在嘴中。

9月3日,松冈环又一次前往慰问时,看到三谷翔双颊非常消瘦,他费力地诉说着年少时期被军国主义毒害的历史。

9月8日晚,等松冈环在南京参加完“南京大屠杀与日本战争犯罪”国际学术研讨会后返回日本,还没来得及前往三谷翔家中,9月9日凌晨,他就永久地告别了人世。“得知消息后我奔赴三谷翔家吊唁,进了一炷香后微微揭开白色的手帕,看到了面颊已经甚为消瘦,但面容安详,似乎正在微笑的三谷翔最后一面。”

三谷翔的证言

将拍成纪录电影


松冈环是三谷翔的老朋友,正是在她的支持下,三谷翔不断获得勇气,一次次站出来,向日本民众讲述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他从几十年前开始就在大阪北部地区从事‘促进生活美满运动’‘捍卫日本国宪法运动’等活动,通过这些活动加深了他的反战意识。”

松冈环还回忆了一件10年前的往事。“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70周年之际,三谷翔参加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悼念仪式,还在南京理工大学的讲堂上向学生们叙述了南京大屠杀的证言。他在出发前,曾担心‘诉说证言让我压力很大,不知道南京市民会不会愤怒?’然而,与三谷翔的畏惧正相反的是,演讲结束后一名男学生说:‘虽然日本存在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右翼分子,但是三谷翔勇敢地叙述了历史真相,消除了我对日本人的偏见’。很多学生走到三谷翔身边和他握手,三谷翔边握手边感慨道:‘和平的时代真好,能够这样的相互理解。’”

与三谷翔相识20年,松冈环一直在听取他的证言。“作为南京大屠杀的见证人,三谷翔经常反省他曾经参与日本侵略战争的历史。他认为只有将南京大屠杀的悲惨,以及战争的残酷告诉更多的人,才是对和平的认真思考。我会继承遗志,努力实现他的这一愿望。”

松冈环和三谷翔的儿女们约定,计划制作一部以三谷翔证言为中心的纪录电影。

祝这位日本老兵一路走好。

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1: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向南京人民忏悔,我一生不安”

沈峥嵘
来源:新华日报

记者11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日本友人松冈环传来消息——曾来宁对南京大屠杀作深刻忏悔的日本老兵三谷翔,于9月9日凌晨两点在日本家中去世。

“不讲出日本军队的暴行,不向南京人民忏悔,我一生不安。”这位站出来说出历史真相并“与日本右翼势力斗下去”的日本老兵曾专程到南京忏悔,在生命弥留之际依然不忘讲述那段历史以警醒后人。

三谷翔生于1919年,他曾在录制纪录片《1937南京记忆》时称,自己少年时,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影响,17岁那年,他作为志愿兵加入日本海军。1937年12月12日,18岁的三谷翔随日军军舰“海风”号侵入南京外围。当时,他是“海风”号上的信号兵,负责传递命令。

“12月13日是南京被攻陷的日子。当时连我所在的‘海风’号一起,共4艘舰艇,一起进攻南京中山码头。”他生前回忆说,1937年12月16日晚,他所在的驱逐舰接到上岸命令。上岸后,在挹江门附近小公园的空地上,他见到成堆的尸体。仔细看,不是中国军人,有老人有女人甚至小孩,“当时我非常吃惊,没想到是这个景象”。

据三谷翔回忆,1937年12月18日上午,他在距中山码头约500米的日本舰艇上站岗,忽然听到机关枪声。他通过望远镜看到,“很多中国人在岸边被机关枪扫射,这样的事情不仅是18日一天发生,19日、20日也同样有。我值班时看到,用卡车运来的二三十个中国人,在中山码头的岸边被日军用机关枪杀死”。

尽管目睹南京大屠杀,可三谷翔得到严令,不得将在南京看到的事讲给任何人听。此后几十年,他都没把在南京的见闻说出来。

“因为战争,我没完成学业,老家爱媛县也遭到轰炸,失去家园,我开始厌恶战争。”三谷翔战后回到老家,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最终,他在大阪一家医院找到工作,才算安定下来,直到退休。

三谷翔在大阪北部地区从事“促进生活美满运动”“捍卫日本国宪法运动”等活动,通过这些活动加深了他的反战意识。

1997年,三谷翔在报纸上看到日本友人松冈环女士发起的征集侵华老兵证言热线,便毅然站出来,作为证人参加多次集会,向日本公众讲述这段历史。

“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简直是睁眼说瞎话!”三谷翔认为,为天皇效命的军人变成魔鬼,屠杀俘虏和老百姓,强奸妇女,太无耻。军国主义教育把他和同龄人送上战场。日本必须承认历史,真正反省,才能获得谅解,才有永久和平。

2007年12月,时年88岁的三谷翔在家人陪伴下重返南京。出发前亲戚们都反对,怕惹麻烦,但他态度坚决:“我不理解,那些老兵为什么能沉默下去?”

他认为,如果日本政府不彻底反省侵略历史,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史实,不真诚道歉,就不可能得到中国等国家的谅解。“渐渐抬头的军国主义还会把日本拖进战争,所以必须集结反战的力量,阻止军国主义的复活。”

他在生前曾表示:“我的力量微薄,但我想活到100岁,跟这股掩盖历史真相的势力斗下去。”

今年8月17日,日本友人松冈环前往医院看望三谷翔。当时,三谷翔腹部癌症已扩散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松冈环告诉记者,躺在床上的三谷翔已很虚弱,但记忆依旧清晰。“‘我看到堆积成山的死尸,太悲惨了’,他双手捂脸、边说边哭,为了把在南京看到的一切最后留存下来,他诉说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她说。

8月31日,松冈环再次前往三谷翔家拜访。当时的三谷翔已有些言语不清,但还是断断续续地说:“我之所以想说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情,就是因为石原慎太郎(日本右翼保守政治家)否定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的言论。”三谷翔还向年幼的曾孙回忆起儿时的故乡。

9月3日,松冈环又一次前往慰问时,看到三谷翔双颊非常消瘦,他费力地诉说着年少时期被军国主义毒害的历史。

9月8日晚,松冈环在南京参加完“南京大屠杀与日本战争犯罪”国际学术研讨会后返回日本,还没来得及前去看望三谷翔,便于9日凌晨听到他永久告别人世的噩耗。

松冈环和三谷翔的儿女们约定,计划制作一部以三谷翔证言为中心的纪录电影。与三谷翔相识的20年间,她一直都在听取他的证言。“作为南京大屠杀的见证人,三谷翔经常反省他曾参与日本侵略战争的历史。他认为,只有将南京大屠杀的悲惨以及战争的残酷告诉更多的人,才是对和平的认真思考。我会努力帮助他实现遗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7-12-18 09:09 , Processed in 0.71892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