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6|回复: 0

侵华日军513部队首曝光 日老兵:所作所为无法想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7: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一名日本侵华老兵在接受口述历史学者李素桢博士的访谈时披露了一支秘密细菌部队——513部队,这是继设在哈尔滨的731部队、设在长春的100部队、设在北京的1855部队、设在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设在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之后,被发现的又一个侵华日军在华进行细菌战研究的秘密部队。513部队的发现,让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累累罪行又添一笔。

日中口述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素桢教授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她第一次听到513这支细菌部队时感到震惊、愤慨。日本老兵久木义一告诉他们:“我们(513部队)的所作所为是你们无法想象到的。”



李素桢探访侵华日军老兵久木义一,老兵披露513部队历史

发现线索?侵华老兵出版回忆录 必须争分夺秒抢救口述证言

日中口述历史文化研究会成立于2007年1月,成立的缘起是李素桢教授的博士论文“日本人在伪满洲汉语能力检定考试的研究”的课题,该课题文献资料极少,需要走访大量曾在伪满洲居住过的日本人。在社会调查走访过程中,她接触到了侵华日军老兵、满蒙青少年义勇军、满蒙开拓团员、任职伪满洲国的官员、教师等。这些已经是耄耋之年的日本老人,讲述了很多李素桢很多闻所未闻的事情,其中不仅仅有与伪满洲国有关的内容,甚至还包括了二战时整个亚太战场的内容。“对于这些鲜活的鲜为人知的历史,如果不抢救性地记录下来,就被风化,消失了!”李素桢说。

于是李素桢和她的博士导师植田渥雄教授一起成立了日中口述历史文化研究会,李素桢和研究会秘书长田刚主要进行口述访谈工作,十余年来自费挖掘和记录侵华日军老兵的口述历史资料,先后累积上千人次。研究会每年定期在日本召开口述历史讲演会外,还组织这些日本老人来到中国进行演讲,由这些“三亲”(亲历、亲闻、亲见)者亲自向中日两国的年轻人讲述口述历史。

在多年的口述历史的访谈中,李素桢他们积累人脉,建立老兵访谈网络。再加之日本友好人士的推荐和介绍,有些侵华日本老兵也加入了他们的研究会。同时,研究会也与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建立了长久的联系。这些为揭开513秘密部队奠定了基础。

今年初,一位日本友人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了日本大分县一位名叫久木义一的老人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我的青春》的报道,老人在书中描述了其在二战期间被征召入伍、战败后被扣留苏联劳改等历史事件。于是,这位日本友人就将此信息告知了伪满皇宫博物院,赵继敏副馆长则将此线索交与李素桢教授。



久木老兵出版的回忆录《我的青春》

久木老兵年事已高,必须争分夺秒地抢救他的口述证言。当时李素桢结束7天的冲绳访谈,来不及回家,就星夜兼程奔往大分县别府市,寻找久木老兵。在近4个小时的行程中,她并不知道这位老兵的讲述将揭开一个隐蔽70年之久的秘密。

老兵讲述?兽医毕业五天就被征兵 战败后亲手焚毁100部队罪证

4月7日,李素桢来到久木义一的家中进行访谈。93岁的久木老兵身体尚好,也比较配合,他向李素桢讲述了自己被征召入伍到战败后返回日本的全过程。

久木义一,1925年2月2日出生,1944年在兽医学校毕业,毕业只有五天就收到了征兵令。他告诉李素桢,当时自己感到很奇怪,一直以为是弄错了,他从没想到一个兽医也要去上战场,翻来覆去地核查征兵令才证实确实是自己。毕业十天后,久木义一就被派遣到中苏边境的212野炮部队,负责管理运送弹药的战马。

但是这支部队不久就被苏联红军全歼,只剩下一个人,就是久木义一。随后他又被编入另一只部队,这支部队原本要南下参与太平洋战争,但久木义一被作为“关东军要员”留在了伪满洲,1945年5月,被编入新京(今长春)513部队。

根据久木义一的介绍,513部队主要是接受100部队动物细菌战教育,他们这个班一共有35人,全都是兽医。



李素桢先后两次前往久木义一家中核实513部队的信息

这个班成立没有多久,日本法西斯战败投降。久木义一告诉李素桢,战败后他们接到上级命令负责销毁100细菌部队存在的证据,但“我们不是工兵,不会全部彻底的销毁,只能放火焚烧。”经久木义一等侵华日军放火销毁证据后,如今100部队在长春遗留的旧址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烟囱。

随后513部队在逃跑途中被苏联红军解除了武装,久木义一被送到苏联劳改,途中他和另外三名同期兵偷换上满铁工作人员的服装逃跑,但只有久木义一没能跑成,后来还是到了苏联劳改伐木,被砸断了腿,留下了残疾。

当李素桢详细地询问久木义一在部队的具体行为时,久木义一只说是,“我们干的事情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其余不愿意细说。

再次核实?首次提到513部队 老兵:我没记错,就是513

对久木义一老兵第一天访谈后,李素桢回到驻地开始搜寻513部队的资料,这个部队的番号他也是头一次听说,那天晚上她彻夜未眠的泡在网上,通过各种网站查询,但都没有513部队的任何记载。

李素桢担心久木义一年事已高,口述证言有误。第二天,她再次前往久木义一家中核实513部队的信息,她先后多次询问久木义一,“你说的对吗?确定是513吗?有没有别的名字?”

久木义一非常认真、清楚的告诉她,“没有记错,就是513”。

对于一个从未出现过的细菌战部队番号,李素桢觉得很震惊,“我们赶快让老人写下了证言,让他签字盖章”。

久木义一最开始并不愿意配合签章,他说自己已经说过了,就没有必要写下来。李素桢就反复做他的工作,还通过久木义一的女儿帮助说服。“我告诉他,既然你有意出书将自己的经历写下来,那就给我们留下一个亲笔证言吧。”最后久木义一写下了证言,并且签署了口述证言的授权书。



红房子图片为当时513部队进行细菌战培训的场所

同时,李素桢还让久木义一详细描述了513部队的所在地。由于已经没有遗址存在,久木义一歪歪斜斜画了一张地图。他告诉李素桢,当时他们是从一条军用大道上步行20分钟,进入100部队正门,然后到教学楼,那里就是细菌实验室,有一排红砖房,当时大家都称其为红房子。后来他们撤离的时候将这些都烧毁了。

查找史料?耗时一个多月寻找佐证 终在日防卫省研究所找到

口述历史必须要有相关的文字、视频或者音频的史料佐证。于是李素桢赶回东京开始查访有关513部队的史料。“资料的查访很费力,因为当时的日文跟现在有一些变化。我们查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李素桢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最后她和学生终于在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513部队存在的证据。“找到的那一刻,我们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资料上清晰地显示,513部队同时也叫“关东军兽医下士官候补者部队”,是培养兽医军官的,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德”字13925部队。



日本防卫研究所内有关513部队的官方记载

资料上显示,昭和十五年,也就是1940年,513部队在新京市(今长春市)孟家屯作为100部队下属的教育部而成立,主要是接受细菌战的教育培训。513部队有四个区队,昭和十五年建第四区队,培训期为十个月,共80个人;同年建第三区队,培训十个月,约80人;昭和十九年(1944年)培训十个月,约90人;昭和二十年,建第二区队,约30人,培训三个月。这个时间就是久木义一所述的那个班,人数也与久木义一所说的35人基本吻合。李素桢教授还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口述历史的细节性、对话性、个人史的独特性,恰能佐证、补白传统史学的某些问题。

未来打算?口述历史困难重重 将继续寻访513部队罪行

经过两次访谈,不断的沟通和说明,还有为期一个多月的查找史料,终于将隐藏70多年的侵华日军又一个细菌战部队揭露出来。但目前已知的史料并没有明确显示513部队成员接受细菌战培训后被派去哪个战场,具体实施了哪些细菌战罪行。

下一步,李素桢将继续对还健在的513部队成员进行走访调查,让他们留下口证,揭示侵华日军进行细菌战的反人类罪行。

但是找到513部队健在的老兵并不容易。因为侵华日军的老兵大部分都已经进入耄耋之年,基本上都在90岁以上。而且,即便找到这些老兵,能否让他们开口讲述自己当年的罪行,也未可知。

李素桢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他们这十余年来进行口述历史访谈时深切感受到,要想让一个日本老兵讲述二战时期的罪行是非常困难的,往往要沟通至少三到五次以上,才能够成行。“我们需要跟老兵沟通,获取他们的信任,还要帮着他们回忆过去,核对历史事件和时间等。有时我们会拿着中国北方的老式月饼、臭豆腐去访他们,他们看到在伪满洲时吃过的东西,很有感叹,有的还会落泪,这样才会慢慢讲述当年的事情,带他们共同步入历史记忆的隧道。”

就算是老兵自己想讲,其家属是否配合也未可知。此前李素桢他们就遇到过老人讲述以后,其在日本政府部门任职的儿子回家后,要求他们毁掉拍摄的存储卡,撕毁老人证言的记录等。

但不管困难有多大,李素桢说,他们都会继续寻访跟513部队有关的史料,他们希望有一天能够揭开久木义一口中所说的“无法想象”的行为到底是什么。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8-12-17 23:43 , Processed in 0.5824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