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6|回复: 0

恽仁祥: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五一”劳动节以及五四运动99周年——在国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 10: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恽仁祥: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五一”劳动节以及五四运动99周年——在国际战略论坛召开的纪念会上的发言

    这三个节日,均突出体现了无产阶级“造反有理”这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内容。因此,我以发扬无产阶级“造反有理”为主题,深情纪念这三个具有伟大而深远历史意义的节日。

    我很荣幸,于今年四月初,同五四运动的发起人李大钊烈士的孙子李建生同志,和张太雷烈士的外孙女冯海洋同志夫妇等一行,一道赴江苏祭奠革命先烈(注:我的发言《清明佳节倍思亲》发表在中红网和山丹丹红网)。在返京途中,我对李建生同志说:五四运动的发起人,李大钊烈士是其中最闪亮的一个,今年五月四日,应好好纪念他。今天谢谢你们组织这个很有意义的活动,为我的建议兑了现,和大家深情地纪念这三个节日。这三个节日的伟大历史意义千头万绪,但可概括为一句话:无产阶级“造反有理”。不负三个节日的熏陶,借此机会,向同志们简要汇报我的造反史。

    直到文革结束,我不赞同把群众和群众组织分为造反派和保守派。我自认是“中间派”偏左。不赞同自称“造反派”。但上世纪自走资派、叛徒篡权后,造反派被他们丑化成“无恶不作”的“恶棍”后。北京晚报一连发表文章批判和丑化毛主席的女儿李敏同志,我立即挺身而出,在网上发文揭露和批驳走资派、社会渣滓、反文革余孽们对李敏同志的诬陷……。有位小爬虫在我的文章后面发跟贴说(大意):请大家注意,恽某某是国防科委知名造反派。在当时造反派被诬陷为“恶贯满盈”的背景下,此跟贴用心险恶。我当即发文宣布:我确实是国防科委系统知名造反派。并狠批了这条反文革余孳小爬虫。从此他不敢同我斗。可以说:反文革余孽,这个名词是我起的。道理很简单,据官网当时统计,拥护文革的占88%,8%是反文革的,其余为中间派。当时面临名牌走资派、叛徒到小爬虫恶毒诽谤造反派是“文革余孽”,我当任不让,为造反派正名,正确无误称他们是:反文革余孽。另外,我不赞同分造反派和保守派,而建议称:文革派和反文革派;以及毛派和反毛派。这些建议,已被不少人采纳。为造反派正名,决不是个人的事,可以说是为毛主席发动和领导的文革正名。必须挺身而出,决不怕受迫害和一些人说三道四。必须肯定,凡真正的共产党员,都是造反派,不造帝修反和封资修的反,还是共产党员吗?

    在纪念这三个重大节日的今天,我有责任以切身经历为忠实信仰“造反有理”的造反派正名。正因前述我坚持的几个“不赞同”,在国防科委直属机关贴第一张大字报揭批走资派的我本人,自始至终没有组织群众组织,也就不存在当什么组织的头头,我的性格决定了我认定是正确的观点,决不轻意改变,除非实践证明确实错了除外。就近些年同社会上素不相识的网友共事,可能都会看到我这一性格。不管谁乱扣帽子、乱打棍子、造谣中伤,我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枝节问题不纠缠。

    文革期,直到陶鲁笳(科委主任兼书记)、钱学森(科委副主任兼常委委员)两位同志到我们所(科委九局即情报局同情报研究所合一)蹲点。一次全所大会上,有几位群众站出来建议:应增选恽某为党的的核心组工作。全所包括工厂约500人,有99.几%赞同,仅两票反对,经科委批准担任副组长。由于组长有一犯错误就躺倒不干的“习惯”,实际由我主持工作。当时面临的是全所被林彪的借用力量(林彪问道沒暴露前,被称为“林副主席最亲密的战友”)走资派破坏成彻底瘫痪长达3年多的摊子。又正值批林批孔。我这个普普通通工农干部、知识分子,虽一解放担任全乡团书记工作等,1951年保送我念书后,虽历次政治运动均是骨干,但毕竟沒有处理过如此棘手的问题。但沒想到,仅用3个多月时间,在陶、钱指导下,在全所同志团结一致战斗,而完满解决了这个“老大难”单位的问题。在毛主席关于抓革命、促生产、促战备和各项工作的指导下,在各方面创下了本所前所未有的好形势。在革命方面,狠抓了批林、批孔这个大方向,批判文章第一次上了解放军报。而沒有因文革的问题,批斗本所任何同志、沒令任何人写检查交代材料。对在十次路线斗争中犯错误的,说清楚就欢迎,不愿意说清楚的,允许保留意见。在促生产方面,本人带头搞科研,全新概念巨型相控阵雷达,本人就是在这期间发明的,并受到全国雷达技术交流会一些专家的好评;测地下目标的雷达方案,也是本人在这期间完成的,前几年见官方报导,己运送到月球测月球地表下目标。全所,有两位同志的情报研究成果,得到了党的副主席等重视,当即批转有关部门付诸实施,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另外家属工厂、幼儿园、防空洞等等,均办成群众满意。由此,我们的经验被国防科委在科委系统推广,并上报中央。随后科委把我派驻第十研究院、第十四研究院设在三线的半导体所,任工作组组长或副组长。但由于本人名声在外,大多找工作组反应情况的都找我。把我忙得体重由约120市斤,减为92市斤,人困得饭菜吃到嘴里不知什么味。这些单位一听我去,就传这个傢伙即指本人“很利害”。

    众所周知,凡科委系统的单位,绝大多数,都被科委的走资派和他操纵的伪保队副为首的“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总勤务站”,破坏成瘫痪、半瘫痪的“老大难”单位。而我们工作组均是5至6人组成,均采用解决我们所的问题的办法,还均三个多月,完满完成了任务。我们处理了成堆“老大难”案件,至今未发现一个冤假错案,无一人上访。陶鲁笳同志在科委干部会上表扬我,其中一条:只有恽仁祥同志在工作中遇到问题,矛盾不上交。情报所全体同志的努力,取得了中央和科委的信任:中央决定把型号档案交情报所统一保管。科委决定全军运动会游泳场,建在情报所南侧,征用南至永定河、西至永定河、东至西三环的土地,交情报所管理。走资派一复辟,所有这些,全泡了汤。

    毛主席一去世,我就遭走资派残酷迫害,即便中央结论为:“天大的冤案”。但至今不平反,于1981年,走资派强迫我49岁健康退休(不给办离休)后,在政治方面,坚决彻底批判邓小平等走资派(1978年底,尽管邓小平指令科委走资派:快把人放了,否则很被动。我才从走资派非法私造的监狱走了岀来。邓还狠批了科委那个走资派:专横跋扈……,并免掉了他一切职务),批到了几个披着“左派”外衣的人,到中纪委、公安部状告恽某“批邓很利害”。结果中纪委的同志夸我:是“天不怕、地不怕”;公安部门更明确表示:“完全赞同和支持老同志的观点和立场”。但披着“左派”外衣的一小撮,死心踏地反毛、反共、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用他们的话说,他们死保邓小平,标准的“保皇派”,人民的叛徒。而这一小撮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斗争还在继续。我将学京剧《红灯记》中李玉和的精神:由革命人民给喝完一碗酒,浑身是胆雄纠纠,面对这伙叛徒的挑战,决不退让。在科技工作方面,我虽不具备任何从事科研工作条件。但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义务支持农民把飞机搞上了天,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后,国内外许多报纸报导了这一新闻,轰动了国内外。北京日报和北京广播台,还在报导中说:国防科委退休干部恽某某说……。以及促使2015年中央否定邓小平推行的“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卖国路线,而重视信息产业自主研制和发展,开始扭转邓小平倒退走美帝殖民地卖国投降路线,起了关键性作用。这在有关部门都有案可查,本人发表的两册《抹不黑的毛泽东》中也选登了其中主要部分。但谢谢大家,把我誉为:“科技战线一尖兵”。然而,在当时,我就严正指岀:我们信息产业,核心技术操控在美国等手里,甚至连开关这类元器件也依赖美国,我们仅是生产一个外壳的信息产品的“生产企业”,成了标准的美国组装厂,一旦美国设卡,将给我国信息产业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这次美国禁止向我中兴公司出口元器件,造成中兴迅即瘫痪。这都在预料之中。揭露走资派、叛徒破坏工农业和国防工业的问题,在我的《抹不黑的毛泽东》中作了详细介绍,在此不赘述。

    时间关系,仅举以上这一点点事实,同志们都能看清楚:究竟是造反派、文革派,还是走资派、反文革余孽,是一伙十恶不赦的无恶不作的民族败类???

    由上述本人的工作,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科委授予我以英雄模范人物代表、科技界代表的身份,参与了一些党和国家的重要活动,包括国庆和“八一”盛大招待会,我的名字常在全国各大报纸、中央至他方广播电台的报导中。这些,我决不能忘了江青同志给我写长信进行教育和鼓励。不能忘了毛主席批示对我的支持。不能忘了全所同志的努力和对我的支持。毛主席去世后,走资派揑造罪名,残酷迫害我和陶鲁笳、李敏同志,我所在党支部全体党员同志奋起抗议,而拒绝参加走资派召开诬陷我的党支部大会。

    毛泽东时代,人民给了我前述这么多荣誉和支持,这次我在家乡参加清明节纪念革命先烈时,我说,我愧对党和人民给我的荣誉,我沒有能保住先烈们用鲜血打下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江山。让走资派、牛鬼蛇神篡夺了党和国家领导权,人民重吃二边苦、重受二荐罪,烈士们的鲜血白流了。我深感惭愧、惭愧……。

    近些年,看到各种媒体报道,全国各地造反派,绝大多数均是毛泽东时代,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各条战线的闯将。如陈永贵、焦裕禄、杨贵、王进喜、吕玉兰等劳模、马宾……,他们为中华民族创造了大量惊天动地的人间奇迹。我特别说明:我所指造反派,是指文革派,拥护文革就是造反派。因文革是中华民族由史以来,全国上下第一次造帝修反和封资修的反,可以说造一切腐朽、沒落的反。而不是某些人自封的“造反派”。一切反对文革、破坏文革的,称其反文革派,或称反文革余孽,是一小撮。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再一次把造反派歪曲为对某个人(大多是有权的人)的态度,是否打倒某个人定为“造反”或“保守”,挑起“革”与“保”的大内战。是违反毛泽东思想的。毛主席明确提出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这是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比如中共一大代表也不例外。毛主席又说人是容易变的。这同样是唯物主义。其实包括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有变化,鼓吹“一贯正确”的客观上不存在。但任何人写文章、讲话,有时主要讲成功经验、有时主要讲失败教训,这很合乎情理,写文章、讲话都有重点,不可能面面具到。毛主席又说,一般情况下,对有的人不容易看清楚,但他们一旦有了权,问题就暴露了。毛主席这一段话讲得很生动。在此,劝毛派同志,不要上别有用心人挑动“革”与“保”的内战的当。他们对某个人持什么态度,不予干涉。他们挑起“革”与“保”不予理睬。唯不允许反毛、反共、反科学社会主义。

    在这纪念三个伟大节日的时候,我们应以实际行动,发扬他们“造反有理”,勇敢地造帝修反的反、造封资修的反,造一切腐朽、沒落、复辟倒退的反!(写于2018年4月2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18-5-28 09:20 , Processed in 0.5468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