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4|回复: 0

实话实说(历史)《黄克诚传》第一章求真知救中华初上革命路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4 10: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天寒地冻,黄克诚的心里却是暖烘烘的。

  为了培养党的政治工作干部,迎接新的革命高潮,按照党中央指示,中共衡阳区委选送一批同志去报考广州的国民党中央政治讲习班,黄克诚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经过报名考试,黄克诚被录取了。他的好友黄庭芳也被录取了。

  即将奔赴国民革命的大本营——广州,黄克诚怎能不高兴呢?

  望着雾霭中的衡阳古城,黄克诚又有些恋恋不舍。在衡阳第三师范的这段生活,他怎么能忘记呢?

  数十年后,黄克诚回忆道:

  从1922 年到1925 年在衡阳省立第三师范这段时期,可以说是我一生的转折点。在此之前。我受古书的影响,眼界不宽,思想狭窄,只想独善其身,做一个淡泊正直的人,随遇而安,知足长乐。来到第三师范之后,我才开始接触到时代的脉搏,开阔了视野,就如同从一个狭小的圈子里突然进入广阔的天地,别开生面。经过三年的摸索、探求,先是在国内的各种救国方案之中,我选择了孙中山的国民革命的道路,进而又在国际的各种思潮之中,选定了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我的这个决心不是轻易下定的,而是认真、郑重的,经过长期考虑的,因而是不可动摇的。①广州东山。国民党中央党部。

  在一间临时搭就的棚子里,中央政治讲习班的学员们正在聆听毛泽东讲授农民运动问题。

  毛泽东深入浅出的分析、铿锵有力的话语不断赢得学员们的阵阵掌声。

  黄克诚端坐在学员队中间,聚精会神地做着记录,生怕漏下一句话。

  对于毛泽东,黄克诚久闻其名。毛泽东曾在衡阳省立三师的风雨广场上作过关于社会主义的讲演,给三师的师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可惜的是,那时黄克诚还未到三师求学。如今,目睹这位湖南老乡的风采,亲耳聆听他那精辟深邃的讲解,黄克诚一下子喜欢上他的课了。

  这个所谓“政治讲习班”是由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百二十七次会议决定开办的,由“湖南政治研究会”②具体负责。三百八十多名学员中大多数是湖南人。讲习班由谭延闿、程潜、陈嘉祐、鲁涤平、毛泽东、林伯渠、李富春等七人组成理事会,作为领导机构。李富春还兼任班主任。

  讲习班是在1926 年春正式开学的。有关革命的政治理论是讲习班的主要内容,当然也学习一部分军事理论,进行军事训练。

  讲习班的课程由汪精卫、陈公傅、高语罕、毛泽东、恽代英、张太雷等著名人士授课。有时,讲习班还邀请当时在广州的其他著名人士前来讲演,宋庆龄、蒋介石、澎湃、吴稚晖等就曾经来讲演过。至于其中的共产党员,还经常到广东省农民协会上党课、参加党小组活动等。

  讲习班的活动是紧张有序的。学员们不仅学到了革命理论和军事理论,而且开阔了视野,经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

  广州,是当时国民革命的中心,国民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茶。黄克诚置身其中,深深融进了这浓烈的革命氛围中。

  然而,国民革命的主旋律中开始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1926 年3 月20 日,时任国民党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的蒋介石,阴谋策划了“中山舰事件”。他诬称中山舰要炮轰黄埔,共产党阴谋暴动,迸而宣布广州全城戒严,派兵包围省港罢工委员会和苏联① 见黄克诚著《黄克诚自述》、人民出版社,第14 页。

  顾问办事处,逮捕和监视共产党人。

  5 月15 日,蒋介石又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了所谓的“整理党务案”。规定共产党员在国民党各高级党部中任执行委员的人数不得超过三分之一,不得任国民党中央部长,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名单必须全部交出,共产党给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员的指示必须先经过两党联席会议讨论等等。

  “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实际上是蒋介石伺机篡夺国民革命领导权的重要信号和步骤。

  面对蒋介石的步步进逼,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内部出现了不同的意见和分歧。陈独秀、张国焘等极力主张妥协、退让,委屈求全;蔡和森、毛泽东等坚决反对这种右倾投降主义的主张,认为应当予以有力的反击。但是,当时的总书记陈独秀的意见占了上风。结果,蒋介石先是夺取了第一军的军权,把共产党员赶出第一军:接着,他又将一批国民党右派分子安插进了国民党中央领导机关,取代了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的职务,他本人则当上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主席,一手把持了党政军大权。

  反共、反革命的火药味开始弥漫开来。

  黄克诚所在的政治讲习班也受到了军队的监视,不言而喻,是来专门针对其中的共产党员的。

  接着,教员也好几天没来上课了。

  黄克诚对当时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感到震惊,更感到十分困惑。他只是隐约地觉得革命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而是复杂尖锐的。党内出现不同的意见和呼声,使他陷入长时间的思考,结果是头脑中的疑问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知所以然。

  当他带着疑问与周围的同志讨论和请教时,他发现,大家也是众说纷坛,莫衷一是。

  革命形势复杂,党内斗争尖锐,对于刚走上革命道路不久的人来说,疑问与困惑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南粤上空偶有阴云密布,但是乌云毕竟遮不住太阳。

  1925 年,国民革命军一举肃清了广东境内的反动军阀势力,统一和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后,即准备北伐。

  1926 年2 月,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民提出了出兵北伐、推翻军阀统治的政治主张,深入开展各项工作,积极推动北伐。

  1926 年5 月,以黄埔军校部分学生为骨干、共产党员担任各级领导干部的叶挺独立团出师湖南,揭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7 月9 日,广州国民政府宣布正式出师北伐。国民革命军八个军共十万人,兵分三路,矛头直指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三大军事集团。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疾步而过。“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等标语张贴在道路两侧。黄克诚一身戎装,鼻梁上架一副眼镜,让人感到既威武又亲切。

  北伐在即,中央政治讲习班提前结业。黄克诚经过申请,转入北伐军总政治部训练班,接受军队政治工作训练。训练班经过两个多星期的训练之后,根据形势发展需要,编入北伐军前敌政治部宣传队,随军进入湖南。

  因工作需要,黄克诚不久被派往唐生智率领的第八军,担任第四师第十三团指导员办公室政治助理员。

  一路上,革命宣传工作尽管很辛苦,但目睹老百姓敲锣打鼓,鞭炮齐鸣,踊跃欢迎北伐军,黄克诚深受感动,哪里顾得上劳累?!

  部队进入岳阳境内,与军阀吴佩孚的部队遭遇了。前方枪炮声大作,震天动地。

  黄克诚是第一次听到枪炮声,他还以为是鞭炮声,老百姓一定在夹道欢迎北伐军呢,黄克诚心里喜滋滋的。

  然而,“鞭炮声”非但一直未停,反而更加密集。黄克诚这才明白自己险些闹出笑话。

  他还未及细想,子弹已经“嗖嗖”地从他头顶或身旁飞过了。

  毕竟头一次经历打仗的场面,黄克诚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噗噗”,子弹打在身后的土墙上,泥土飞溅。

  一发炮弹呼啸而来,黄克诚被身旁的一个战友用力一按,两人卧倒在地上。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路旁被掀起了一个土坑,泥土盖了两人一身。

  黄克诚的战友拉起他就跑,一边跑,一边叮嘱:“要沉住气,别慌张!”

  北伐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前锋直指武昌。军阀吴佩孚精心构筑了汀泗桥、贺胜桥两道防线,调集其精锐之师,企图阻挡北伐军进攻。他还专门组织了大刀队,并亲临督战,士兵们后退一步,就要被砍头示众。

  于是,叶挺独立团与之展开了一场血战,战斗异常残酷、激烈。

  当黄克诚所在的部队抵达时,战役已经以北伐军的彻底胜利而宣告结束。

  汀泗桥到贺胜桥一线,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敌人尸体,因为害怕督战的大刀队,许多军阀部队的士兵吊死在树上。当时天气炎热,所有的尸体已经肿胀腐烂,苍蝇成群结队地在死尸上爬行,嗡嗡作响。血腥,尸体腐臭,屎尿臭,汗臭,一同伴随着热风迎面扑来,简直令人窒息。

  目睹此景,黄克诚再看看英勇牺牲的北伐军战士,内心震撼不已。后来他回忆说: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死人的场面,给我这个初上战场的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使我切身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性,亲眼看到革命所付出的血的代价。此后,战争就成了我的日常生活,见到流血牺牲也习以为常了。①10 月,北伐军经过数番进攻,终于占领了武昌,基本消灭了军阀吴佩孚的主力,解放了湖北全境。

  唐生智第八军随即扩编为三个军。

  黄克诚先是担任第三十六军二师四团教导队教官,旋即被派往下属第三营任政治指导员。1927 年4 月,北伐军兵进河南,与奉军展开激战。黄克诚随军进入豫南。不久,他在郑州晋升为上尉。汉口友益街尚德里。人如潮涌。

  一个年轻的北伐军军官,穿过拥挤的人流,不时地驻足张望,还不时地向周围的路人打听什么。接着,他径直奔向湖北省总工会驻地而去。

  来到门前,他先停下步,凝视门口的牌于片刻,便欲进门。“请问,您找谁?”一个看门老人走上前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刘少奇先生!”

  “噢,”看门人一笑,“他在二楼,上楼往右拐!”年轻军官“咚咚咚”

  迈步上楼,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门正敞开着,他止步问道:“请问,刘少奇同志在吗?”“我就是,您有什么事情?”一个正在伏案写字的人站起身来。他身穿一件半旧的蓝布长衫,头发很长,瘦高的个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21-9-21 19:41 , Processed in 1.54166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