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17|回复: 0

实话实说(社会)杨明方:京城好人(报告文学)(与雷锋同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 15: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为刘学军与部分受他资助的孩子们在一起。
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一口京腔,为人直爽。
他是一个情动京城的好人,集很多传奇色彩于一身:
23岁时,他从部队复员。因为救火负伤,做了开颅手术,被告知只能活两三年。然而,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如今已安然度过30年;
31岁时,他办了病退手续,给自己找了一份“没有工资的工作”,一门心思帮别人。如今,他到底做了多少好事?没有人能数得清。
他做好事不图回报不留名,但被他帮助过的人从未忘记过他,甚至在多年后找到了他。
他叫刘学军,54岁,熟悉的人称呼他“京城好人”、“雷锋式的好公民”。
刘学军家里的墙上,贴着一张泛黄的“伟大战士雷锋”像,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5年印刷的,定价0.15元。这张雷锋像已陪伴他47年。那是他刚上小学一年级时,听老师讲了雷锋叔叔的事迹,跑到书店买的。后来,不管家搬到哪儿,“雷锋”就跟着他走到哪儿。从那时起,“雷锋精神”就像一粒种子,在他心里发芽、生长……
尘封的往事 您还记得那20万元巨款吗?
2011年12月初,人民日报刊发通讯《一辈子像雷锋那样——“京城好人”刘学军》,报道吸引了河北承德读者海燕的目光。北京知春路一带,姓刘的好人……看着报纸,一个念头在海燕姑娘的脑海里闪过:他会不会就是父亲生前多次念叨的那个北京好心人呢?
上网搜索,打114询问……几经周折,她打听到刘学军的电话。电话接通了,像对暗号一样,海燕姑娘确信:他就是4年前那个拾金不昧的好人!
“刘叔叔,您还记得那20万元巨款吗?”
海燕姑娘的话让刘学军的记忆回到4年前,2007年底那个寒冷刺骨的上午。
从承德老家带着十几个同乡在北京完成了一个小工程的于师傅,高高兴兴结了20万元工程款,准备回家过年。一不小心,却把装钱的塑料袋弄丢了!那可是十几个工人一年的辛苦钱啊!银行,卖煎饼果子的三轮车,公交车……来回找了大半天,寒风刮过京城的树梢,在于师傅的心里结成冰。
正当于师傅焦急万分时,一个热腾腾的电话打了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乐呵呵的声音,问他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打来电话的正是刘学军。当时,他去银行取医保卡的钱。因为有点饿,就去排队买煎饼。过了一会儿,城管来了,卖煎饼的推起三轮车就跑,人都散了。他回头一看,发现地上有个破旧的塑料编织袋,就捡了起来。打开一看,他吓了一跳:是两捆现钞,百元一沓,十沓一捆,足足20万元。
“太大意了!”刘学军有点吃惊有点生气。塑料袋里有个身份证和小本本,还记着3个电话号码。其中一个电话与身份证上的名字能对上,他就照着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就通了!
当刘学军拎着20万元出现在于师傅面前时,于师傅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抽出一沓钱,塞到刘学军手上,刘学军坚决不要。那天,他跟热情的承德弟兄喝了几瓶“二锅头”,喝得大伙儿身上热气腾腾!
这件事,他从没跟人提起。
2012年1月10日上午,天很冷。海燕姑娘拎了两瓶酒,专程到北京刘学军家里登门致谢。她放下东西,朝着这个高个儿、平头、戴眼镜、穿军裤的中年人,弯腰行下一个大礼:“刘叔叔,我代表父亲和全家人来看您了!”
海燕姑娘说,那年春节父亲回家过年后查出肝硬化,2009年过世了,“生前他多次提起这件事,让我一定要找到您,当面表达谢意。”
30年前那场大火 扑救,一个年轻的生命浴火重生
每年12月18日,刘学军都会以适当方式纪念一下。对刘学军来说,这一天很特别:这天是伟大战士雷锋的生日,也是刘学军浴火重生的日子。
那是个北风呼啸的隆冬。1981年12月18日上午,时任北京市汽运七场招待所所长的刘学军正在办公,突然门外传来嘈杂声,只听有人喊“着火了”。他出来一看,是油库旁边的库房着火,浓烟滚滚,离招待所六七百米远。
当时风很大,烟雾弥漫。他知道,着火的地方附近有汽车,有油库,旁边就是西三旗村,有几千户人家、上万居民,如果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刘学军抄起灭火器就往着火的库房里冲。他奋力把里面的机油桶向外滚。突然,觉得什么东西塌了下来,他就没了知觉。
头部一阵剧痛,他的意识像是从幽暗的隧道归来!
“醒了,醒了!”耳边响起欢呼声。等他吃力地睁开眼,隐约看见周围都是白色,模糊地想起了那一场熊熊大火。
后来,别人告诉他:火场的房子塌了,把他压在下面,他被救出来,送到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昏迷七天七夜。
经过常人难以忍受的电击治疗和康复训练,慢慢地他能拄着拐杖走路了。医生说,因为他吸入一氧化碳过多,导致脑萎缩,最多能活两三年。
刚醒来时,他濒临崩溃。到出院时,听说自己还有两三年的命,反而坦然了。他暗暗下定决心,要过好每一天,让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给身边的人和社会留下美好的记忆。
从那时起,刘学军就决定终生学雷锋、当雷锋,“一辈子做像雷锋那样的战士”。他自找了一份没有工资、永不退休的工作——全心全意帮助别人。他买了辆摩托车,每天骑着到公园、河边、公交车站转悠。他随身带个公文包,里面装着外伤急救包、血压计、速效救心丸、雨伞等。看见河里有人游野泳,他会去劝阻;看见有人落水或轻生,他会跳到水里去救人。
学雷锋、当雷锋,这颗种子其实在刘学军孩童时期就埋下了。
1958年,刘学军出生在京郊一个部队大院里。全国上下开始“学习雷锋好榜样”时,他刚4岁多,看见院子里的解放军叔叔“学雷锋、做好事”,他也小大人儿似的扛起扫把,神气活现地跟在队伍后头。他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人还没有扫把高,一副认真样儿逗得大人们笑弯了腰。
1965年,刘学军到清河二小读书。上小学时,他已是闻名校园的“小雷锋”。
1981年,在内蒙古当了4年兵的刘学军从部队复员,被安排到西三旗附近的汽运七场担任招待所所长。这次救火,改变了刘学军的人生轨迹。1989年,刘学军31岁那年,他因救火负伤落下病根,被鉴定为“三级残疾”,无奈领了退休证。
感人的相见 救人不留名,26年的追寻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的一个早晨。从四川来京务工的涂会琼随手打开北京电视台的一档节目,画面上一位奥运环保志愿者正向小朋友宣传环保知识。
“就是他呀!”涂会琼惊喜异常,这不正是6年前跳进河里,把自己和孩子救上岸的恩人吗?
“恩人”正是刘学军。
2002年7月的一个傍晚,涂会琼带着两岁的儿子在圆明园东路昆玉河边散步。习习晚风中,儿子开心地跑来跑去,一不小心,从堤岸滚落到河里。涂会琼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里。她不会游泳,河水大口大口地灌进她的口里,她不顾一切地呼喊着。孩子挣扎的小手在水中时隐时现。
在她绝望的时刻,身后“扑通”一声,有人也跳入水中。她只觉有一股力量在向她和孩子游来。“有救了!”昏沉挣扎中的涂会琼心头掠过巨大的惊喜。很快,那人先把孩子托出水面,接着又把她推向岸边。上岸后,她问对方姓名,那人抹一把额头上的血迹,喘了口气说:“我是谁不重要,快带孩子到医院吧。”
匆匆一别,此后6年,涂会琼从未放弃寻找恩人。涂会琼盯着电视画面上这热情的笑脸、率真的眼神,“一定是他!”在北京电视台记者的帮助下,涂会琼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
2008年3月14日,北京晨报头版报道了这感人的一幕。正是这篇报道,触动另一位北京市民时隔26年的记忆!
当天下班时,王芳买了一份报纸,带回家给母亲看。唐淑琴老人看着报纸,盯着照片出神。“这人看起来咋恁眼熟哩!”唐淑琴老人喃喃细语:“二丫,莫不成他就是26年前救过你的那个好心人?”
时光倒流。1982年7月的一天,刘学军因救火负伤,出院不久。他拄着双拐,准备去清河医院换药,途中突然下起大雨。他到路边一个场院避雨,只听屋里传来一个孩子凄厉的哭声。走过去看时,发现一个母亲正抱着两岁左右的孩子,六神无主。刘学军忙问怎么回事,这位母亲说,孩子误喝了堆放在地上的农药。
这孩子就是王芳。
见此情景,刘学军没多想,抱起幼儿就向雨中冲去。因为腿脚不便,几次都摔倒在地上,他用手撑地,护紧孩子,手和膝盖都磨破了,硬是在雨中连滚带爬地赶到两公里外的清河医院。医生说治不了,要转院。他又抱起孩子,到路边拦了一辆公交车。司乘人员破例改变线路,把他们送到了海淀医院。经过紧张的灌肠洗胃,小王芳终于被抢救过来。当她母亲赶到医院时,刘学军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伤痕的记忆 上百个鲜活的生命是他拿命换的
1993年“五一”前的一天,上午八九点钟,一辆满载春游学生的大客车,行驶在北安河附近的路上。
“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清脆的童声从车里传出,飘荡在北京的春天里。这时,刘学军也正骑着摩托车,行进在同一条大路上。突然,他发现前方行驶的大客车尾部冒起浓烟。他当即大声呼喊提醒司机,摆手想让司机停下。但司机根本没反应。
刘学军当过司机,他明白,最要紧的是让大客车赶紧停下来,不然会有爆炸的危险。他一踩油门,弯道超车,在大客车拐弯减速时赶了上去,冲到客车前面。两车相撞,刘学军被撞飞十几米远,客车“嘎”地停了下来,歌声也戛然而止,变成孩子惊恐的尖叫。司机恼怒地下车冲到刘学军跟前。刘学军躺在地上,吃力地用手指向客车尾部,司机这才反应过来:客车在冒烟。
学生们刚一疏散,客车就着起了大火,很快被烧得只剩下钢架。由于刘学军的义举,一车学生只有几个受轻伤。刘学军肋骨受伤,在医院住了个把月,摩托车也报废了。
刘学军说,在冲上去的一刹那,也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撞死。但想到那满满一车像花朵一样的孩子,他没有犹豫:就算自己死了,能让车子停下来,也值了!
2011年10月13日,广东佛山,发生了令人痛心的“小悦悦事件”。
而就在同一天,北京蓟门桥北西土城附近,却发生着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幕:
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因无人看管,不慎摔倒在马路牙子下面。当时,一辆小轿车正向后倒车。眼看无情的车轮就要碾到孩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正从这里路过的刘学军一边高喊“停车”,一边奋不顾身冲上前去。就在孩子快被轧着的瞬间,他一把拽出孩子抱到怀里,本能地向后猛仰,重重地摔倒在马路边。小孩得救了,他的骨头却断裂了。
天地有冰炭,人间有冷暖。“小悦悦事件”舆论关注度波及全球,首都北京同时发生的舍己救人的事迹,却只有一则“豆腐块”报道。尽管如此,这则“豆腐块”也烘焙着人性的温度!刘学军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救人的壮举。他瞬间的无畏,持久的无私,成为人性灿烂的火炬!
被冤枉的好人 迟到的6万元与难忘的两巴掌
然而,做好事并不总是伴随着鲜花与掌声。在刘学军的好人生涯中,也不止一次遇到“窝心的事儿”。
1972年暑期的一天,14岁的刘学军在海淀清河边放鸭子。突然,一男一女两个在河边玩耍的小孩跌落河里。刘学军没有多想,跳进河里把他们救了起来,自己的脚掌却被河底木板上的一颗钉子戳破,鲜血直往外冒。
不大一会儿,被救男孩的父亲跑到刘学军跟前,上来就扇了他两巴掌。原来,这个小男孩因为游野泳才落水,他怕回家挨打,就撒谎说是刘学军把他推下水的。当时,刘学军百口莫辩,真是“流血又流泪”。后来,幸亏一位在附近忙农活的老大爷和同时被救的小女孩“作证”,男孩的父亲才明白自己冤枉了好人。
前些年,“彭宇案”曾引起人们极大关注。然而,与之类似的案例,十年前就在刘学军身上真实地发生过。不过,最后的结局却让人感到“意外”。
2001年7月底的一天,北京城突降暴雨。像往常一样,刘学军赶到容易积水的学知桥下淘水篦子,防止树叶堵了下水道。突然,一名穿着雨披骑自行车的老人被汽车刮倒。暴雨打在老人身上,他一动不动。刘学军赶紧趟水过去,伸开双臂,从浑浊的水流里抱起老人。不知过了多久,暴雨中双臂双腿已经麻木的刘学军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空车。司机下车帮着把老人送进车里,嘴里还嘟囔着:“真是一个孝子啊!”
到了北医三院,刘学军把老人送进急诊室抢救,还垫付了1万元押金。
没想到,老人的儿子赶到医院后,却一口咬定是刘学军撞的。“你把人送到医院,还交了押金,却说人不是你撞的,谁信呀?”围观的人们,神情中有调侃有嘲笑,唯独没有信任。
无奈之下,刘学军四处借款,先后支付了6万元医药费。
“这不公平啊!做好事咋这么难呢?”在家里,刘学军面对“雷锋像”一遍遍倾诉心中的委屈,相信“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果不其然。6年后,2007年的一天,刘学军几乎忘了6万元的事,那名被救老人的儿子突然登门,归还了刘学军的6万元。原来,一次机缘巧合中,他搞清了6年前的真相,知道自己冤枉了好人。
“只有道德才能拯救道德,只有良知才能唤醒良知,只有正气才能恢复正气!”刘学军感受至深。
温暖的家 状元妻子与博士女儿
“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印在刘学军的名片上,很特别。几十年来,刘学军一直在用自己的行动,默默诠释着这句千古名言的真谛。
在刘学军家里,推开大门,门背后有一个特别的伞架,上面密密地插着各种雨伞。“这把伞已使用了五六年时间,不知有多少人拿去用过,后来又都转到了自己手中。”刘学军说,他把名字和手机号码写在上面,就是为了方便借伞的人用过以后联系他,或者放到报亭之类的地方,他会顺道去把伞取回来。
雨天出门,刘学军总会带上几把雨伞,以方便有需要的老人、孕妇及带小孩的人使用。2010年7月的一天,下着大雨。刘学军把雨伞借给一位孕妇,并帮她拦了一辆出租回家。一周后,刘学军接到这个孕妇的丈夫赵先生打来的电话,约他当面致谢。第二天,刘学军在约定地点看到两箱整整100把崭新的雨伞和一封感谢信。此情此景,令刘学军无限感慨。
“爱能放大,爱能传递。”刘学军说,他帮助了100个人,如果每个人再去帮助10个、100个人,那么就会有千千万万个人汇成爱的洪流!
好人不孤单。
如今,刘学军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的女儿博士毕业,在新西兰一所大学任教。妻子从北京一所名牌高校硕士毕业,在一家大医院工作,曾是东北一个地区的理科高考状元,比他小20岁,而刘学军本人只有初中文化。
刘学军离过一次婚。第一次婚姻的破裂,就是因为前妻觉得他“败家”。就在那场大火之后,女儿只有一岁多时,前妻离他而去,将女儿留给了他。
在女儿的记忆里,“每个月老爸都会从退休金中拿出几百元捐献给希望工程。”她懂老爸的心思: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要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刘学军的言传身教,让女儿在耳濡目染之间也深受影响。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女儿立即从国外打回电话,说:“老爸,我给您寄3 万块钱,帮帮受灾的人吧!”
几十年来,刘学军资助过很多学生,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大学生自发为他建博客,很多同学把他当做“精神导师”,多所高校的院系聘请他为“校外辅导员”。
刘学军的爱人英子,就是上大一时与“刘老师”认识的。英子为刘学军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也暗暗同情他的人生遭遇。“我嫁给你吧!”2005年,英子研究生毕业时,主动向刘学军表白了爱慕之情。虽然他们已经认识7年,但英子的决定还是让刘学军吃了一惊。神情恍惚中,只听这位纤细、秀美的临床医学硕士笑着说:“跟你在一起,我觉得踏实!”
故事还未结束
做好事舒坦,做好人幸福
刘学军的故事没有尾声。
2012年10月12日,54岁的刘学军又一次来到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献血200毫升。半年前,他也曾来献血200毫升。
几十年来,刘学军坚持每年献血,原来每次都献400毫升。《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规定,年过50周岁一次献血不能超过200毫升,他就改为每年献两次血。截至目前,刘学军累计献血超过8000毫升。
一想到年满55周岁自己就“没资格”再献血了,刘学军有一种紧迫感。“今天你献血挽救了别人的生命,明天也有可能用别人献的血救自己的命!如果大伙儿都能明白这个理儿,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哪里还会闹‘血荒’呢!”刘学军说。
“做好事舒坦,做好人幸福。”这是刘学军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做好事的内在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红网

GMT+8, 2021-9-21 19:58 , Processed in 0.20281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